在线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雄安专栏>雄安案例>正文

雄安新区安新县供电公司诉安新某金属公司电费纠纷案 持有电费发票并不能证明已付电费

作者:未知 时间:2018-10-11 来源:未知 阅读数:157

雄安新区安新县供电公司诉安新某金属公司电费纠纷案??持有电费发票并不能证明已付电费

田桩 ?雄安新区安新县供电公司法律顾问

?

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的答辩。

原告安新县供电公司诉称,原、被告为供用电合同关系,自2012年2月起,被告向原告不定期预付金额不等的电费,原告向被告供电。原告每月抄录电表并按抄录的用电量开具电费增值税专用发票,开具发票后被告可自行来取,也可在原告处存放。被告在不定期预付电费时,由原告按预付费的实际金额向被告开具“预付费收据”并当下给付被告。至2015年3月,原告清理账目发现被告预付费金额不足,欠电费21403.75元。自2015年4月起,原告改预付费收费方式为每月按实际用电量实时收费并开具发票给付被告

安新县供电公司法律顾问田桩律师担任原告的诉讼代理人参加诉讼,认为应以“预付费收据”作为被告实际缴费金额的凭证,请求法院依法判决由被告支付电费21403.75元。

被告安新县某金属熔炼公司辩称,被告持有2012年2月至2015年3月期间的各月电费发票,被告每月缴纳电费均由原告开具并给付发票,发票是经济活动中收付款的凭证,被告不欠原告电费。

被告认为应以“发票”作为被告已经缴付电费的凭证,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二、原、被告双方提供的证据情况及双方争议焦点。

原告安新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提交了如下证据:

2012年明细账一份、实缴电费收据存根5张,证明2012年被告用电缴费情况;

2013年明细账一份、实缴电费收据存根12张,证明2013年被告用电缴费情况;

2014年明细账一份、各月电费明细台账、实缴电费收据存根9张,证明2014年被告用电缴费情况。9张收据存根中的收费金额在明细账中均有体现,明细账显示自2014年2月4日起借方余额(用电方欠费金额)为21403.75元。9张收据存根均记载有收据的开具时间及金额,原告称收据的开具时间和实际付款时间是一致的。证明被告自2014年2月起欠费21403.75元。

2014年POS机刷卡凭条存根9张,9张凭条存根的持卡人签名处均有被告方工作人员“冯某某”签名,9张凭条存根所记载的消费金额、时间,与原告提交的9张2014年被告实缴电费收据存根所记载的相应内容一致。9张刷卡凭条存根与前述9张收据存根相互印证,证明被告2014年9次预付电费的具体时间及金额。

2015年明细账一份、实缴电费收据3张,自2015年4月起的实时缴费发票存根。证明被告2015年预付电费情况和自4月起实时缴费情况。

被告安新县某金属熔炼公司提交了原告给其开具的2014年收取电费的增值税专用发票12张,12张发票记载了2014年各月电费的开票时间及金额。被告称,开具发票时间就是实际缴纳电费的时间。被告以持有上述发票为依据主张其不欠原告电费。

法院认为,综合分析上述全案证据能够证实双方确曾使用预付费方式交纳电费,除发票外,原告也为被告开具了“预付费收据”。原告主张收据所载明的电费是被告实际缴纳的电费,开具收据的时间是被告缴费的时间,应以收据作为被告的付款凭证,故被告欠电费21403.75元;被告主张,2014年12张发票的所载明的电费是其该年历次实际缴纳的电费,开具发票的时间是其实际缴费的时间,应以发票作为其付款凭证,故被告不欠电费。此为双方的争议焦点。

三、安新县供电公司法律顾问田桩律师作为原告的诉讼代理人发表的代理意见。

综合全案证据进行分析,被告提供的“发票”不能证实其履行了缴费义务。理由如下:

付款方收到发票,一般应视为其已履行了相应付款义务,但发票不是认定付款方是否付款的唯一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合同约定或者当事人之间习惯以普通发票作为付款凭证,买受人以普通发票证明已经履行付款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供用电合同是有偿合同,可参照上述买卖合同的规定进行处理。

原、被告争议的电费记载于账目的时间是亚游集团官网|注册2014年2月,实际产生时间是2014年1月,该笔电费金额是23182.14元,折抵预付费余额1778.39元之后是21403.75元。被告提供了金额为23182.14元的发票,开具发票的时间是2014年1月22日,根据前述司法解释的规定,被告作为付款方已完成了举证义务,但得出其已付款这个结论的前提是“合同约定或者当事人之间习惯以普通发票作为付款凭证”,且没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否则不能仅凭发票认定被告已经缴纳了该笔电费。

本案的主要争议在于,认定被告是否缴纳了该笔电费,是以原告主张的“预付费收据”为依据,还是以被告主张的“电费发票”为依据。原告提交的9张“POS机刷卡凭条”系体现被告缴纳电费的最直接证据,该9张凭条与原告提交的9张“预付费收据存根”所记载的时间、金额完全一致,而与被告所提交的12张“发票”所记载的时间完全不同,且每笔相对应的“发票”开具时间均早于“预付费收据”开具时间,据此能够认定:原、被告的交易习惯是以“收据”为缴费凭证,被告实际缴费的凭证是“收据”而不是“发票”,被告仅凭发票不足以证实其已履行了缴费义务。

另,原告提交的2012年至2015年各年明细账是对双方合同履行情况的一个全面反映,能够证实“借方余额”系被告所欠电费金额,亦能佐证被告尚欠电费21403.75元的事实。

四、安新县人民法院及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结果。

安新县人民法院采纳田桩律师的代理意见,认为被告实际缴纳电费的凭证是“收据”而不是“发票”,被告虽持有原告开具的“发票”但不足以证实其以履行了缴费义务,判决被告安新县某金属熔炼公司给付原告安新县供电公司电费21403.75元,案件受理费由被告负担。宣判后被告不服,提起上诉,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后维持原判。

?

?

?

?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上一篇:一波三折,历时七年,供电企业终审胜诉

没有下一篇了